01 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期刊导读 > 2019 > 01 >

《古船》:百年乡土中国历史罪恶与精神救赎的“天问”

作者: 张丽军

摘要:

试想中国当代文学七十年,有哪一部是能够让人一次次读起来激动不已,能够依然辐射当下的乃至是未来几十年、几百年的中国,能够依然满含着未解的精神隐秘、无尽的况味和多样文化魅力的长篇小说?张炜写于20世纪80年代的《古船》就是这样一部历久弥新的,饱含着古老中国文化密码、百年乡土中国的精神境遇、现代中国人多舛的苦难命运,充满着灵魂深处的现代性呐喊和生命“天问”的“大书”.对于这部“大书”,我一遍遍阅读,一遍遍困惑,一遍遍迷茫,更为“大书”中那股深渊般跃动的生命激情和指向人性、历史深处的灵魂追问所震撼.在阅读了众多《古船》研究资料之后,在一次次的困惑和迷茫之后,我决定必须写点什么,虽然思考得很累、很艰辛.但我不能放弃,这是无法逃避的命运,正如这部“大书”中的隋抱朴最终一定要走向粉丝大厂一样.作为一位文学研究者,我虽然在二十多年前就读过这部“大书”,中间也曾不断翻阅过,有过很多想法,但都没有勇气真正面对它.我不仅像隋抱朴那样需要累积勇气,而且是为书中所呈现的丰富和深邃的思想而迟迟没有下笔.我担忧自己不能完成,怕辱没了“使命”,如隋抱朴一样“延宕”着.从去年我就准备写,直至现在,一年过去了,我必须开始了.我要写下在新世纪十年之后重读《古船》的所感、所思乃至所惑,为后来的研究者呈现出在三十年来《古船》研究的思想踪迹和作为“历史中间物”的时代精神状况.

上一篇: 论白先勇小说创作与电影改编
下一篇: 俊逸 疏朗 传奇——论贾平凹《山本》的艺术特色

Copyright © 2004-2015 《南方文坛》编辑部.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11004672号-1